水产业将进入精细服务时代

时间:2019-04-04 09:15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高志民

“截至目前,水产业和环境产业一样,经历了两次大的浪潮,目前正在进入第三次浪潮。”近日,在由E20环境平台主办的“2019(第十七届)水业战略论坛”上,作为资深业内专家,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清华海峡研究院E20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傅涛根据多年从业经验及分析表示,中国水产业已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将掀起第三次发展浪潮,进入精细服务时代。

水产业发展

正处于历史十字路口

回想环境产业十几年的发展,基本一直都是高歌猛进。而到了2018年,一路飙车的环境企业被踩了“急刹车”。受规范PPP业务及金融政策收紧影响,环境行业整体业绩出现下滑。环境企业似乎进入了低谷期。水产业作为环境产业发展的先驱和代表,它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环境产业的缩影。

回忆起近20年的水产业发展,傅涛认为,应该是从2003年起步的。

2002年底,原建设部发布了《关于加快市政公共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总结了水产业改革的经验,明确了市场化的改革方向,终结了多年来市政公用设施是否能够进行市场化的争论。

2003年,中国城市水产业改革进入了市场化元年,其后的水产业改革称为水产业市场化改革,第一次浪潮开始兴起。

据傅涛介绍:第一次浪潮是特许经营下的BOT(build-operate-transfer)引领的。即通过建设—经营—转让的方式,让企业参与到基础设施建设中,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与企业更多是垂直关系,即政府授权企业独立建造和经营设施。很多龙头环境企业都借助这股浪潮发展起来,如北控水务、首创股份、光大国际等。

第二次浪潮是通过三大“十条”(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带动的。继“气十条”后,2015年“水十条”发布,环境产业从点状治理走向面向效果的时代。

通过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兴起,大量的工程性项目上马,掀起了巨大的投资浪潮。在这个阶段,企业和政府是合作关系,通过共同出资更强调政府与企业利益共享和风险分担。

然而,这股助力来得快去得也快。随着2017年底《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92号文”)的颁布,2018年,财政部对不规范项目清退出库,地方政府“去杠杆”,有些省份开始叫停PPP项目,许多环保PPP中标“大户”陷入财务困境。

“变化的市场环境让行业更明确地意识到:经营是本质,最长久的助力还是经营性的资产。”傅涛认为,在这个时间节点,水业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也意味着在建设背景下,水产业将迎来第三次发展浪潮。

市场规则发生变化

第三次发展浪潮与之前有什么区别?傅涛指出,这个阶段很多规则都发生了变化。

第一,单元市场的萎缩。“我们会发现,很难再找到十万吨以上的BOT水厂招标项目,大规模的项目也越来越少。”傅涛有些调侃地说,“经过多年的发展,环境产业内好干的活都干完了。”

第二,成熟的市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竞争阶段。傅涛解释说,除了市场本身成熟之外,目前由于很多其他行业利润较低,大量企业看好环境行业发展,也开始涌入该产业捞金,不仅带来了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也致使行业毛利率越来越低。

第三,新增市场的风险。傅涛表示,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所覆盖的领域,目前只有不到30%可直接计入产业供给的范围,未来很大一部分需求还在陆续释放。但新释放的绝大部分需求并非市场需求,尚没有清晰的财务支撑。如黑臭水体治理、地下水修复、、区域性大气治理等。

第四,系统市场的困境。傅涛认为,目前较热的,类似黑臭水体治理、海绵城市等话题,都是从感知角度给出的定义,但这些市场都需要系统设计,需要与管理、产权、社会生态,甚至哲学等进行融合,系统推进;不可能仅仅依靠某个企业来完成。如果行业还习惯于在点上发力,就很难推动系统市场。

面对行业面临的种种困惑,傅涛指出,目前的现状是:“领跑的大企业感觉增长乏力,按原来的路径已经走不通了。2019年大多数企业都调低了增长预期;同时,由于大企业的让位,很多中小企业短期内获得活力释放。但问题也很严重———不仅融资难,创业创新的门槛也在明显提高,困扰企业从小做大的瓶颈越发凸显。”

回归初心环境企业将成为维护生态环境的主力军

面临这样的大背景,很多企业会感到不适应。

“如果不从生态文明价值观上真正改变发展逻辑,很多路径都是行不通的。”傅涛认为,面对中国经济进入发展换挡期的大背景,环境企业想要后来居上,真正实现发展,就需要从认识水业本质开始思考,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为指引,寻找落地“两山论”的最优路径。

按照这样的思路,傅涛强调,要认真看懂产业所处的背景变化。

首先,这次生态文明的变革比任何一次都猛烈。

傅涛解释说,近年来,生态文明建设自始至终都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污染防治也列入三大攻坚战之一。即使在政府大幅减税,总体要过“苦日子”的背景下,水务领域中央转移支付达300亿,增加了45%的投入;在3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明确延续部分已到期税收优惠政策并对扶贫捐赠和污染防治第三方企业给予税收优惠。

“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都表明了中央的决心,并在不断发力和创新。”

其次,要看到发展逻辑、治理思路的转变。

“工业文明时期,更强调简单和规模化,希望尽可能的集中所有的水,再进行治理。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中国水业飞速增长,初具规模,但也千疮百孔。我们完成了从无到有,但服务水准差距太大,所以才会有黑臭,才会有内涝,才会出现屡治屡臭的情况;到了生态文明时期,现在强调的更多是畅通、系统和循环。”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极速PK拾 荣鼎娱乐 荣鼎娱乐 贵州快3走势 极速3分彩 上海时时乐 韩国1.5分彩 幸运赛车 荣鼎娱乐 上海快三